© 立青时节
Powered by LOFTER

【德哈】中规中矩的典型性暗恋

Mr·Meow:

Attention:
①战后两人双暗恋设定
②秀恩爱就是这么辣眼
③若为雷区请自动规避
PS: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秀恩爱的典范回来了——


00.

罗恩·韦斯莱知道自己的好兄弟喜欢男人,因为金妮很快踹了他。

但当他得知他兄弟喜欢的男人是德拉科·马尔福时,他想。

梅林的胡子,还不如让哈利失恋算了。



01.

“所以说,兄弟你还在暗恋期?”罗恩满脸的难以置信加梅林的卧槽居然还在暗恋这也太怂了,他手里拿着的一沓子等待批阅的管理文件差点因为本人剧烈的笑声而被震落到地板上去。昔日的救世主翻了个白眼,企图用装聋作哑来忽视正不客气地嘲笑着他的兄弟——身为傲罗司里最新上任的部长,哈利多得是要完善的事务,与黑魔王一战对整个魔法界造成了太过于严重的损失,尤其是那些无辜弱小的孩子和已经垂垂暮年的老人们。魔法部近来一直有在加大对孤儿院和养老院的场所建设,但那也不是眨眼就能完成的简单任务,都需要人去做不是吗?因此作为拥有救世主光环的哈利波特,很快就被魔法部新部长赫敏小姐委派了新工作——关怀孤儿院与养老院的形象大使。

都是狗屎,他想。

“说真的兄弟,哈利你已经也有二十六了,在二十岁的时候发现自己不喜欢女孩子难道不应该马上去找一个男孩作为目标交往吗?你现在告诉我你喜欢的是臭白鼬马尔福我也接受了,但你他妈敢去告个白吗?暗恋什么的不是我们这个岁数可以玩的东西!”罗恩呼哧呼哧地把所有等着伺候的文件书目统统一股脑丢到哈利的面前,顺势看见放在桌边的一盒子多味豆于是想都没想便拿起来往嘴里塞,哈利低垂的眼皮暗不出声地抖了几下——那盒子比比多味豆可是特制的腌制菠菜味儿,他专门用来提神醒脑的,只可惜原本打算出声劝阻罗恩的想法都在对方不客气的揶揄过后完全变了模样。

“罗恩,你想多了。”他淡定地飘出一句。

对方把一颗糖丢进了嘴里。

下一秒,红发格兰芬多的脸颊瞬间涨成猪肝色,他的两只耳朵里开始冒烟——哈利·波特看见了,非常不给面子地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问:“嗯哼,罗恩你觉得蜂蜜公爵新出的腌制菠菜味儿的比比多味豆怎么样?是不是比什么呕吐物味儿的好吃多了?”

“呸!呸!梅林的胡子,这味道恐怖极了,简直不是人类该承受的,我刚才咬下去的瞬间只能感觉到一阵稀奇古怪的味道在我嘴里翻涌,让我忍不住想吐。该死的玩意你居然还吃了整整半盒,最后还把产品上用来提醒顾客的口味标签给提早撕掉了?”

“我买的糖果,没权利撕标签吗?”哈利睨着罗恩迅速把咀嚼了一半的草绿色软糖豆儿从嘴里吐出来,心中属于斯莱特林的那部分性格使得他轻笑起来,罗恩抓起摆在桌角上的一杯白水毫不犹豫地灌进正在冒烟的喉咙里。

他剧烈地翕张鼻孔,大声咳嗽两下,然后才哑着嗓音粗喘道:“梅林保佑,你的腌制菠菜糖果差点杀了我,就因为我在办公室里劝说你快点去找一个男朋友陪你过日子?我的兄弟,你怎么这么无情?金妮在和你分手那段日子我都没有选择谋杀你,更何况我还在为你着想呢!马尔福他虽然在霍格沃茨上学时,表现得的确挺讨人厌的,但他长得不赖也是句人人认同的实话。要是哈利你真想找一个又帅又有钱的男友,那马尔福可能会是首选,只要你不看那家伙时时刻刻都惹人想揍他的拽脾气。”

“梅林的,罗恩!我在工作!没多余时间去浪费,用来谈情说爱。再说,马尔福又不一定会喜欢我,你没听说纯血统的格林格拉斯家族在不久以后可能会和马尔福联姻吗?所以别再撺掇我去找一个有可能会成为其他姑娘丈夫的男人谈恋爱,行吗?我现在就累地像一条追着兔子跑了整整一天的猎狗!”抓了抓自己乱得要命的黑色短发,波特心中懊恼不已地将脑袋埋进手中的文件夹里——早知道他就不该把罗恩放进他的办公室,这下可好了脑袋里全填塞满了和德拉科·马尔福相关的消息,“看在梅林的面子上,求你别再说他的名字了!”

“怎么了?马尔福又不是伏地魔!”

“罗恩,我看你大概是菠菜糖还没吃够吧?”

“不!把那些邪恶的糖果拿远一些!让它们离我远点儿!”

罗恩开始尖叫,因为哈利·波特倒了一把糖果丢进他嘴里。

“不说那家伙了?”他晃动着手里的糖果盒子。

罗恩前一秒吐了嘴里的糖果,下一秒赶快捂住嘴巴并且疯狂地摇头——他是疯了才会和哈利·波特说有关于马尔福的事情!傲罗司又不是一个专门让巫师解放养老外加看风景的好地方,除去工作就是追捕犯人,能有片刻的喘息时间就已经可以说是不错了——可惜的是罗恩明显将他宝贵的时间用在错误的地方。他举着手里的杯子,心有余悸地抿着杯里的白水。

“哦,梅林的胡子!”

“怎么了?”

“赫敏和我说我被魔法部内定成了关怀孤儿院和养老院的形象大使,而且这个下午就得出发去'常春藤'孤儿院视察那边的工作情况。”哈利暗自低声骂了句什么——自从他加入傲罗司后的工作越来越烦人,他骂脏话的水准也开始从最初的菜鸟转行成了高手。罗恩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一边揉搔乱了的头发,一边在铺了深棕色与红色交织的格子地毯上走过来走过去——哈利·波特不喜欢孤儿院,那非常容易使他想起德斯礼一家。但这是上级给他的任务,除了完成别的选择就是等着被炒鱿鱼,“梅林他不早点告诉我傲罗司是个容易把人累成秃子的地方,不然我就回霍格沃茨当飞行课教授去了!”

“嗯哼,接着或许你就会因为总是扣斯莱特林学生们的分而被投诉。”

“该死的,当年我在校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投诉专线?”

“大概是因为投诉那头应答的就是斯内普?所以就算投诉了也没用。”

哈利总算认命地拿起了自己的制服外套。

“别让我想起那会儿,有斯内普教授的霍格沃茨简直能说是包容了我所经历过的最痛苦的回忆之一。”哈利皱起鼻尖捏着嗓子嘀咕道——那曾经对于魔药课的恐惧感在一瞬间重新占领了他的脑子。当然,其中还包括斯内普教授挥舞着黑长袍呐喊要扣格兰芬多学院分的得意嗓音,以及来自斯莱特林学生们不怀好意的轻笑。里面最惹人注目的金色脑袋不会是笑得最大声的一个,但他绝对会是笑得最想让救世主上手揍人的那位。

“嘿,你准备去视察了?”

“不然呢?要是我敢偷懒,对梅林发誓下一秒赫敏会冲进来用她的塑料目录夹砸我的脑袋,那可比陪陪孩子老人们要痛苦难熬得多。”

“这是没错,但你知道那家孤儿院是谁资助的吗?”

哈利·波特正走到门口,闻言扯着衣领笑了:“难不成会是马尔福他们吗?”接着,他不顾一切地走出去。

罗恩·韦斯莱偷偷推开堆在文件目录下的一份报纸——最吸引人的那个大标题就写着德拉科·马尔福资助魔法部开办的孤儿院和敬老院。赫敏为此在家里自言自语了好长一段时间,特别是当她选择哈利成为形象大使之后得知马尔福是他们的赞助者。当年那个不可一世的男孩内敛了许多,尽管他还是拥有苍白的皮肤和略显嘲讽之意的灰蓝瞳仁——男孩成长为男人是一个不可思议的过程,这不单单是骨骼的扩大,思维模式还有行事风格都在战争的洗礼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罗恩倚靠在哈利的办公桌前,半眯眼睛地打量着那个在对镜头抿唇微笑的、留有铂金色长发的纯血统男人。他慢吞吞地走进镜头中央,扯着嘴唇露出得体而优雅的笑容——即便他看上去是充满上流人士气息的,但罗恩却认为那笑意和冷笑没什么大区别。男人拄着他的蛇头拐杖,风度翩翩,然后往复循环。

久久过后,罗恩低下脑袋漫不经心地哼了一声。

“哈利,有时候你的确就像赫敏所说的那样。”

把自己往魔爪里送。



02.

哈利做了许多年的傲罗,幻影移形这个东西早就被他运用得淋漓尽致,不用多少时间他便站在了'常春藤'孤儿院的门口——即便如此,胃里翻江倒海的顿挫还是令人感到稍显有些不适。他在门口适应性地站了一会儿,等胃不再感到扭曲后才直起腰板看过去——这个战后初设的孤儿院造地不是特别大,最多也就容纳两三百个人还包括留下来做劳动的服务人员和老师。整个典型英格兰建筑风格的房屋油漆底色以米白为主,窗口蔓延至四角支撑点的位置上都铺满一层厚厚的常春藤绿叶,要是有风一刮过,盘踞在玻璃窗最上方的叶片就会发出飒啦啦的轻响来。

至少比想象中的小黑屋要好,他这般想。

门口忽然跑过来一个孩子,年龄不大——因为嘴里有一颗牙的位置上空空的。脑袋上梳着高高的羊角辫,穿了身宝蓝色与驼色相间的方格子长裙,一双不太新的黑色圆头皮鞋在地上蹦蹦跳跳地发出哒哒的清脆响声。看见哈利站在铁门外边的小女孩明显愣了愣,咬着嘴唇思考片刻功夫后慢吞吞地走到他面前:“你好先生,你找谁吗?”

“我是来视察的,请问这里是谁在负责管理?”他将自己从魔法部拿来带章的任务牛皮纸舒展开来,女孩盯着那张纸看了两眼儿,随即将目光转移到了哈利·波特的额头上——尽管有黑色的碎发挡在上方,那个闪电形状的伤疤还是清晰可见。

“你是哈利·波特,那个救世主?”

“不,我只——”

“玛莉莲娜婆婆一直有和我们说你的故事!我听说你曾经逃过那个神秘人的死咒,这是真的吗?”

“是真——”

“噢噢!还有,你是不是在很年轻的时候打败过一条很大很大的吃人怪蛇,它的眼睛就像灯塔上的照明灯那么亮闪烁着红彤彤的光?”

“事实上,它不吃人。但我确实——”

“波特?”

黑发的傲罗听见那无比耳熟的声音时情不自禁地抬起头颅看过去——金发斯莱特林站在铁门的另一端,手里拿着一只长得像绵羊似的绒毛布偶。知道他曾经是怎样性格的哈利忍不住笑出声来,道:“马尔福,我真不知道你毕业以后居然在这儿玩布娃娃,小公主的游戏还没玩够吗?”

“闭嘴吧,波特。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格兰芬多从来就学不会安静!”德拉科快步走到他面前,将紧闭的铁门打开来,随后便将那只非常可爱的白色毛茸绵羊布偶塞到小姑娘怀里,“玛莉莲娜婆婆让我来找你说要到吃蛋糕的甜点时间了,快点回去。顺带一提,爱丽丝·威廉姆小姐,下次记得别把你的羊咩咩忘在餐桌上。”

“好的,马尔福先生。”爱丽丝笑嘻嘻地扯着小羊玩偶的一只耳朵,背影欢悦地蹦跳着离开了。

哈利盯着爱丽丝消失在一扇红色的门后,再次陷入和马尔福大眼瞪小眼的窘境里——对梅林发誓,他从没设想过自己会在这种尴尬的局面中和和德拉科·马尔福偶然相遇,毕竟这种概率实在是太小了。更何况他还得用一些惯用的反嘲讽伎俩来遮掩自己的紧张无措,梅林的袜子,有哪个傻得要命的巫师在碰到自己的暗恋对象时会选择出言嘲弄?

或许只有哈利·波特了!

傲罗忍不住用手捂住自己的脸,不停地在心里发出自我质问——斯莱特林看着他,不耐烦地用手指敲击铁门:“拜托,你要磨蹭到什么时候才肯走进来,做事情磨磨唧唧的哈利·波特小公主殿下?”其实说真话,会对暗恋者说些不好听的话的巫师不只有哈利一个——德拉科便是另外一个,而且他正在暗暗挣扎着要不要向潘西求救。一来,要是求解他便必须承受来自对方毫不留情的嘲讽;二来,他根本不确定哈利·波特会不会接受自己——他们可是霍格沃茨里公认的死对头,这个时候发现对过去的敌人念念不忘未免也太引人发笑了!

“这里的负责人是玛莉莲娜·佩里夫人,这个时间点我估计她应该还在大礼堂给孩子们分发点心和牛奶。如果你是想要找负责人询问孤儿院的实际情况,我建议你直接到南边的白色大礼堂里去找她聊聊。”德拉科将手背在后面,迫不及待地想赶紧从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向帕金森小姐求解——去他的自尊心,这可是千年难遇的好机会,要是就这么让哈利·波特溜走了那他就不是马尔福家族的一员!黑发傲罗表情如常地点点头,于是他又加了一句,“看你的样子似乎不知道我是这所孤儿院的赞助者?”

“嗯,我怎么不知道马尔福家族什么时候开始做一些和利益无关的好事了?”他挑起眉毛。

“谢谢,从我继位成为新一任的家主开始,马尔福家族就在慈善事业上取得了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事实上,魔法部向纯血统家族筹集修建医疗中心的资金和做魔药的材料时,马尔福家族都不曾拒绝。”德拉科拍了拍衣袖上看不太清楚的灰尘,“看来我们可怜的救世主男孩已经繁忙到连看一眼《预言家日报》的时间都没有了呀!”

“哦,算了吧,说得好像马尔福先生你自己也很清闲似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大战过后纯血统家族的日子有多不容易,百分之七十五的纯血统成员都因为和伏地魔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而被送进阿兹卡班接受牢狱之灾。相信我,要不是赫敏及时上任,他们那些人包括你,都不会那么容易逃过噬魂怪之吻。”傲罗穿过敞开一个口子的铁门走进去,站到身穿黑色外衣的金发男人面前,“魔法部让每一个家族都大换血了不是吗?特别是和伏地魔走得特别近的马尔福一族,想要重新让家族容光焕发是绝对没那么容易的。你之所以选择为魔法部颁发的筹资令做出如此巨大的贡献,是你的理智在告诉你那么做好歹可以让自己的家族在巫师界中保留一席之地,而不至于会像其他那些没有财力根基的家族没落到名声扫地的地步。”

“说得真对,但你有一点说错了。我本可以将家族资本都投到能更快获取财富的渠道上,名誉问题对现在的我而言并没有太大的用处。要不是我父亲看重家族体面的问题,移民到巴黎之类的地方也没有多大困难。不过,说到底我的父母也不是我做出决定的最大原因。”

“听说格林格拉斯家族有意和你联姻,难道你是为了自己的未婚妻吗?”

“联姻这个说法并不准确,未婚妻什么的可能只是外来的风言风语。格林格拉斯家族是否有意与我联姻我不清楚,但在纯血统家族的聚会上格林格拉斯家族的族长并没有提出。与其说为了我的未婚妻,更准确一些,还不如说我是在替自己或许不会成功的爱情垂死挣扎。”

“不会成功的爱情,马尔福别告诉我你有喜欢的人了?”

“而且我还暗恋了将近该死的十五年。”

“虽然冒昧,但那是位怎样的人?”

一个不解风情的格兰芬多。



03.

“感谢梅林保佑,你总算有机会和哈利·波特在一起愉快地谈情说爱了。结果你告诉我你们在相见的时候就站在门口侃侃而谈着如今纯血统家族在巫师界的生存局势?亲爱的德拉科·马尔福,要不是我知道你曾是一个斯莱特林,而且还是我的级长,我绝对会怀疑你的大脑是不是被谁阿瓦达索命过了!你是不是得了什么类似于帕金森综合症的东西,不然你和暗恋对象说这种沉重的政治话题干什么?你到底明不明白爱情和暗恋这两个字眼儿代表何意?”他站在礼堂的走廊上,波特就在里边和玛莉莲娜夫人谈话——而他却在外边被一位已婚女士骂得狗血喷头。

“潘西,知道你的我会明白你结婚了,很有生活压力;不知道的照这种情况来看,我猜会认为你成了寡妇,因生活窘困而发疯,从而追求不切实际的无物质基础爱情。”




“说得好像你不追求这种爱情似的。”

“放心,我看什么都不会忘了看钱。”

“是啊,除了你在过去告诉我们你暗恋救世主男孩的时候,那会儿你连自己的生命都没考虑进去,更不用说有的没的金钱问题了。”

“闭嘴潘西,我不想和你在电话里吵架。”

“哦,那你有本事不想和我吵架,那你主动把电话打通干什么?此外,有本事你不想和我吵架的话,那就装的像个格兰芬多那样无所畏惧地冲进去告诉对方——哦,哈利·波特,虽然这很滑稽但我确确实实暗恋你整整十五年!如果你愿意,请和我结婚吧!”

“扎比尼当年就是这样和你求婚的吗?”

“什么鬼?”

“难怪你现在脾气这么大。”

“说真的,我之所以没有把某个动词对你说出口是因为我看着你在报纸上的那张俊脸还有些怜惜的心情,不要把我惹急了当心我直接匿名打电话到傲罗司给哈利·波特送玫瑰花。”

“闭上嘴,我真的不想和你吵架。”

“可以的,德拉科·怂包·马尔福先生。如果你真的不想和孕妇吵架那就立刻挂断电话,然后走到礼堂里像个绅士一般郑重地告诉对方你心里其实有多爱他,为此连你们家族遗传下来的该死敛财癖都不管了。”

“我要是能像你说的那么轻易地做到,我还需要和你打电话,询问意见吗?不是我说,哈利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格兰芬多,斯莱特林的那套他完全不能理解!他触不到那个点儿,你懂我意思对吧?”

“当然,胆小鬼·暗恋十五年·马尔福先生。”

“梅林的胡子,我真的是疯了才来找你!”

“嘿,可怜的马尔福先生。我说一句真话,如果你就这么选择沉默,把感情吞在肚子里不说出来的话,哈利·波特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你对他的究竟是厌恶还是爱情。你现在于他的定义大概就是——纠缠了自己近一整个学习生涯的讨人厌死对头,外加惹人讨厌的富家子,外加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尴尬斯莱特林角色。”

“拜托,我在暗恋他好吗?”另一边,哈利·波特正坐在某个空荡荡的礼堂接待室里对着电话另一头说道——和玛莉莲娜夫人的对话结束地非常之快,简直到了一种难以预料的地步。再加上孩子们都喜欢到外面去活动,哈利居然能得到多余时间向赫敏求救。

“而他却在一连串政治谈话后告诉你自己有一个喜欢了将近十五年的人?”

“是的。”

“我怀疑你们两个是不是脑子都有问题?”

“抱歉,我现在也觉得自己脑子有问题。”

“哈利亲爱的,你还记得自己是一个格兰芬多的巫师吗?如果你还记得,为什么不尝试着去和对方主动告白呢?如果你不说,那么你心里的所思所想对方一辈子都不会了解。就像你之前不告诉我和罗恩,我和他都不明白你会在战后患上持续失眠的原因。”

“梅林的!赫敏,如果我有勇气直接站到德拉科面前告诉他我喜欢他的话,我就不必一个人蜷缩在沙发上,像条被丢掉的小狗那样打电话向你求救了!”

“听出来了,你成了一个胆小鬼。”

“在许多事面前,我都是个胆小鬼。爱情不过是其中最凶险的一个罢了,我根本没你想象的那么勇敢,赫敏。说真的,我现在只要一想到对方正站在外边等着我结束和玛莉莲娜夫人的谈话,我就想躲在这里一辈子不出去。”

“我的梅林,我记得当初你暗恋张秋的时候都没那么夸张,所以我猜德拉科·马尔福会是你的真爱吧!”

“算了吧,他已经有喜欢了十五年的人了,而且还为了那个姑娘放弃用资本投资对马尔福家族更有利的项目。”

“等一等,他有和你说明那是一个姑娘吗?”

“不,并没有,但是——”

“那你为何不尝试着去相信自己是德拉科·马尔福所暗恋的那个人?你们在霍格沃茨里从十一岁开始相遇,假如他第一眼就喜欢上你,持续到现在为止极有可能有十五年。再说了,在上学时潘西·帕金森都和他走得那么近了,也没传出两人交往的消息,足以证明从那开始他便有了专情的对象。”

“但他也没说是格兰芬多!”

“斯莱特林的告白套路从来不按牌理出牌,你想要他们直接摊牌给你看是不可能的,毕竟那大多数都是一群脸面至上的家伙,包括你暗恋的那位先生也不例外。”

哈利·波特记得上一秒站在门口时,赫敏口中所说的那位先生还在漫不经心地告诉自己并不在乎脸面问题——于是他忍不住咳了一声,接着在对方不间断的劝说下说了再见,最后慢吞吞地挂断电话。他揉了揉自己的脸,喉咙里又酸又涩仿佛吃了馊掉的柠檬蛋糕,可是他觉得自己心里又被赫敏在电话里说的冒出来一股难以忽视的希望。黑发傲罗抬起一只手抓抓耷拉在额前蓬乱的短发,总算在几个深呼吸的帮助下重新找到了自己的思路。

“好的,哈利·詹姆斯·波特,你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格兰芬多。冲出去,告白,然后逃走。完美的计划,有进有退!”

于是,他走出去——男人正懒洋洋地倚靠在有阳光洒下来的玻璃窗边,看见哈利走出来便缓缓抬起眼睛凝望着,许久后叫:“波特?”

该死的,我突然想起来自己有一半的可能性属于斯莱特林。

哈利·波特有些窘地用手指捏起衣角,刚准备蹭过对方的肩膀快步走出去,德拉科·马尔福却冷不丁地扯住了他的衣摆并将他一点一点地拽了回来:“你这么着急回去?”

“不是,但我——哈哈,当然没有。”哈利·波特觉得自己比想象中的还要像一个胆小鬼,因为他都可以听清楚自己嗓子眼儿里冒出来的声音在瑟瑟发抖。金发男人静静地看着他,那双碧绿的瞳仁里闪烁有太阳送来的光芒,漂亮地一如既往——他到现在也没有把那一副有些伤痕累累的黑色细框眼镜换了,衬着如今这张脸也没有太大变化。不可否认,作为一个二十有六的男人,哈利和德拉科多多少少都继承了一丝属于斯莱特林特有的习性——内敛。

“我只是觉得,今天视察下来的感觉不错,也没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所以我也没有理由继续留在这里了。不是我说,我回去还有一大堆的备忘录要批阅,而且——”

“我喜欢你。”德拉科·马尔福的语气里若有似无都有些视死如归的感觉,但他拽着对方衣服的力气却大到令人无法忽视。该死的,要不是潘西威胁他要给哈利打电话向他推荐自己的远房表妹谈恋爱,他才不会这么着急的!

哈利·波特觉得自己差点没有被对方刚才的惊天发言给噎死,他捂住嘴巴默不作声,肩膀却一抖一抖得厉害。金发斯莱特林说完话以后同样也紧张得要死,两片嘴皮子被咬在齿缝之间看着很快就要出血了,他把手背到身后——牢牢地捏着黑色上衣的扣子。马尔福在心里设计道——假如对方给他一拳,他绝对要躲过去然后再还他一下;但要是对方直接晕过去,他也不介意将救世主先生带回家。

可惜,出人意料。

黑发傲罗仅仅是哑口无言了一阵,接着趁对方还在安排计划之时揪住对方的衣领,绿眼睛里冒出来的光亮闪闪,如同黑夜里被谁用火炬点燃的星子,烧得两眼灼热——德拉科听见对方说话的声音凑得特别近,比他们过去在禁林里夜巡时还来得近,那个在他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男人仰着头:“马尔福你是混蛋,但我就是吃错药了才会喜欢你!”

是以,愤怒让他们亲吻。



04.

对于自己的好友终于和马尔福家的小少爷在一起了。

赫敏只发表了一句话来概括她的观点:“男人的聪明总是各不相同的,但他们对待爱情来到时表现出的愚蠢却是如出一辙的。”

潘西则是在德拉科要准备结婚之前凉凉地给他打了个电话:“亲爱的恭喜你要结婚了,但是我必须告诉你一个事实,帕金森家族中没有尚在联系的远房亲戚。”


——Fin——

*总算写完了

*开心

评论
热度 ( 1230 )
TOP